美国华裔女将自曝曾遭歧视:穿旗袍被同学质疑 因中国孤儿身份羞愧

网易体育9月5日报道:

美国残奥运动员斯考特-巴塞特是一名百米和跳远选手,出战了里约奥运会,她计划出战明年的东京奥运会。当电影《花木兰》于9月4日正式上映,巴塞特接受采访谈到了“花木兰”,这个影响自己人生的人物,尽管被烧伤成为残疾人,进入到中国孤儿院,而在美国家庭领养后,她在学校也遭受过歧视,无论是中国孤儿身份还是被烧伤留下的创伤,都让巴塞特一度生活在阴影中,但“花木兰”成为她前进的榜样,她坚信中国女人拥有力量和勇气。

今年32岁的巴塞特出生在中国南京,在一场火灾中失去了右腿,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。来孤儿院领养的家庭对她都不感兴趣,直到1994年一对美国夫妇看到她时,觉得这个小女孩需要帮助,尤其知道她有残疾,更坚定了收养的决心。

被美国家庭收养无疑改变了巴塞特的人生,她如今成为美国残奥选手,在残疾人的田径世锦赛上拿到了奖牌。而往事回首,巴塞特也是经历了很多艰辛,“我上五年级的时候,在学校拍照日特地穿着旗袍,我坚持这样的打扮,我觉得很酷,但同学都在质问我,你穿的是什么?”

“我在以白人为主的密歇根州港泉镇长大并上学,我是为数不多的亚裔孩子之一,因此受到质疑后,我在想也许穿着有问题?但后来我认为需要这样打扮,看起来像花木兰,这是一位中国传奇女战士,她给了我着装的灵感来源,也成为我一生中巨大的精神支柱。”

“我失去了右腿,这让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,我努力接受自己是一个有残疾的中国女孩身份,我是不同的,我知道这一点。”巴塞特还表示,而从小到大,我都很喜欢《花木兰》,在我10岁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迪斯尼动画版的电影,我看了无数遍,那个时候我还是小女孩,我看到一个中国女人展示出力量和勇气。花木兰不怕挑战界限,为自己的目标和信仰去奋斗,她是力量和勇气的象征,即使别人质疑她,她也不会被动摇。”

如果说“花木兰”让巴塞特勇于面对质疑,同样是“花木兰”让巴塞特选择在体育的征程上坚持不懈,“我的父母为我报名参加体育项目,我打篮球、高尔夫、王求和垒球,而当我第一次加入青年队时却被冷对,我可以参加训练,但经常被剥夺参加比赛的机会,我第一次感受到残疾人所经历的歧视和偏见,尤其我身体上的缺陷,让人们对于我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,已经有了一种观念,这对我而言相当难受,被边缘化重创了我的自信心,我觉得不属于这里,受到了伤害。但看了《花木兰》,我看到她是如何成为一名战士,如何掌握权力,我知道自己也可以像她一样,这也是我坚持体育运动的原因之一。”

“尽管我早年经历太多心碎和创伤,但我希望将在电影中看到的勇者无惧表现出来,对我而言,我要将一名残奥选手的潜力全部展现出来,我需要成为像花木兰一样的英雄人物。当她为国家而战时,在真实身份被公开后,她依然继续战斗,因此,我也决定走上一条极具挑战性的道路。”

14岁的时候巴塞特拥有了跑步假肢,这改变了她的运动生涯轨迹,“假肢把我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,让我自信,让我知道永远不要为自己的出身、相貌和经历感到羞耻,我应该主宰自己的生命。”

巴塞特承认曾几何时自己是活在阴影中,“身为一个经历了可怕创伤的中国孤儿,我想去隐藏一些东西,我对自己身份感到羞愧。而最近这些年,我多次回到中国,有一次回到我生活过的孤儿院,事实上,这是我生命中最深刻、最能治愈的经历之一。我为自己的出身感到自豪,很骄傲自己是从哪里来,对于我是中国人以及认识到自己身为一名华裔美国运动员的重要性,我同样感到非常自豪。”

“我要成为一名战士,当花木兰决定为她的国家而战,尽管她生活在一个男人世界里,但依然去奋斗,让那些找不到归属感的残疾女孩和男孩勇敢开辟一条道路,我想让他们知道,他们的梦想是有意义的。”巴塞特今年三月参加了《花木兰》在洛杉矶的首映式,她的梦想是出战东京奥运会,在东京奥运会上证明自己。

姜楠15:28:21

[img]008af04c2292c949d4cb2086a7a081b1[/img]

作者:江枫

(责任编辑:璐婷_NS5242)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dgzys.com/207.html